明月中文 > 武俠修真 > 客棧武林 > 章節正文

上一頁 | 客棧武林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第2章 劍出鞘

    寧波府城。

    天機閣分閣閣主宮卿禮正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面前的白十二。

    原本心中深感恐懼,覺得白十二可能是因為最近鬧起的風波感到不滿,所以前來shā're:n的他,在看到白十二一臉懶散,似乎并無殺意的模樣后,心中的恐懼與擔憂不由的消散了許多,而被恐懼與擔憂一直死死壓制在心底的好奇,卻悄然冒出了頭。

    長生劍已經在江湖中消失許久,他或許就是整個江湖中第一個見到現在這位長生劍新傳人的幸運兒。

    想著外面傳的那些真假難辨的各種消息,宮卿禮心中莫名的有一股得意。

    “宮閣主,想必應該已經猜到了我的來意吧?”

    作為主人的宮卿禮站著,身為客人卻以一副不怎么雅觀的架勢坐著的白十二,怎么看都是一位惡客,而他開口之后,毫不客氣的態度,更是直接坐實了他惡客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在下愚鈍,還請閣下不吝指教。”

    不過,作為主人的宮卿禮,卻好似根本不在意這一點,連忙躬身十分恭敬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外面有關長生劍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,似乎都已經傳遍了整個江湖,這其中難道沒有天機閣的‘功勞’嗎?”

    白十二直起了身子,身體稍稍前傾,臉上露出了微笑說道,只是在說道“功勞”二字時,他臉上的微笑便多了幾分嘲弄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閣下明鑒,這件事與我天機閣絕無半點關系。”

    早已隱隱猜到白十二是為了外面的傳聞來找他麻煩的宮卿禮,一臉誠惶誠恐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連半點關系都沒有嗎?”

    白十二伸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長劍,把玩著劍柄上包裹著的破布,聲音之中滿是對宮卿禮這句保證的不信任。

    “這個。。。”

    宮卿禮有些卡殼,外面的傳聞的確不是他以及天機閣故意傳播出去的,但其中許多關于長生劍的情報,卻的確是從天機閣交易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嗆啷~!”

    一道寒芒閃過他的眼睛,一個聲音近乎同時在宮卿禮耳邊響起,令他渾身的汗毛在瞬間不由自主的立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閣下,這是我天機閣的生存之道,且這些事情都是三十余年的往事,若是閣下這都要對我天機閣有所不滿的話,那很抱歉。就算是閣下今日殺了我,天機閣也依舊會如此行事。”

    宮卿禮的心再次提了起來,但事關天機閣的根基,他心中再過害怕,卻依舊不敢只因為害怕被收割了小命,就向白十二認慫求饒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要取你性命了嗎?”

    白十二卻對宮卿禮難得的“硬氣”回答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性命也不值得這把劍出鞘。”

    “那閣下這。。。”

    宮卿禮心中絲毫沒有因為白十二對自己的不屑而感到憤怒,反而忍不住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繼而又忍不住心中好奇想要詢問一下白十二為何要拔劍。

    不過還未等他說完,就見到白十二已然將長劍抽出,左手一拍桌子,坐在椅子上的身體立刻像是一只放到張開長弓上的箭矢一樣,猛地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宮卿禮不由大驚失色,不明白對方為何要欺騙他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就知道自己猜錯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聲悶響傳到了宮卿禮的耳中,這種聲音他已經有許多年沒有聽到了,但再次聽到,卻依舊讓他立刻記起了這種聲音的來歷。

    刀劍刺入身體時所發出的聲響。

    通常,這種聲音總是伴隨著悶哼或者慘叫,甚至提前就被厲聲怒吼或驚叫所遮掩,但這一次,在宮卿禮的耳邊響起的,卻是一種十分奇怪且微弱的“嗬嗬”聲,還有仿佛是破了的風箱鼓風時,漏氣的聲音間雜其中。

    伴隨著這道聲音響起的,還有如山澗激射而出的水流聲,但這個聲音卻只出現了一瞬便消失了,仿佛是一種幻覺。

    剛剛因為白十二動作而呆愣在原地的宮卿禮,連忙循著白十二剛剛略過的身影看去,入眼的,是一副令他無比震驚又深感恐懼的場景。

    白十二的劍拎在手中,劍尖垂在地上,不足三寸長的鮮紅印記,正因為重力的原因,在最底下的劍尖處匯聚成一顆顆血珠,緩慢但規律的掉在地上,濺開在不足一寸的地板之上。

    在白十二的對面,則是一個雙眼圓睜,眼中生機卻正在逐漸消失,還殘留著驚恐的年輕男子,他的身上穿著和夜色相融的玄色夜行衣。

    他的手正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,鮮血正從他指間的縫隙之中汩汩流出,好似永遠不會停止一般。

    而宮卿禮耳邊傳來的“嗬嗬”聲,也正是從他的嘴中發出的,而間雜其中仿若風箱漏氣時的聲音,卻是從他被手捂住的脖子那里發出的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剛剛轉過身的宮卿禮,還未來得及驅散臉上還殘存著之前的驚恐,這個用手掐住脖子的年輕男人便倒在了地上,而他口中的“嗬嗬”聲也終于停歇了。

    “宮閣主,你這位天機閣的分閣主似乎有些不及格啊。”

    白十二轉過身來,看了一眼宮卿禮,用劍尖挑起一塊類似令牌的東西甩向宮卿禮,臉上帶著三分嘲諷,三分不滿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下意識的接過被白十二挑向自己的那塊令牌后,宮卿禮才堪堪從剛剛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,聽到白十二帶著不滿的嘲弄話語后,連忙看向手中的令牌。

    入眼后那熟悉的造型,摸起來那熟悉的觸感,讓宮卿禮瞬間臉色大變,顧不得白十二依舊拎著劍站在尸體旁邊,快步走過去,蹲下身一把扯下尸體臉上的黑色面巾。

    寧波府的分閣之中,人員眾多,宮卿禮或許不可能對每一個人都熟悉,但卻還是能夠認出對方到底是不是自己手下的。

    而答案,從他看到尸體的臉孔后那有些顫抖的身子便已經顯而易見了。

    “他并不是我安排前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我自然知道,”

    白十二瞥了宮卿禮一眼,語氣平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否則此時你已經和他一樣,倒在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閣下其實可以留他一條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自己卻不會。”

    宮卿禮有些疑惑的看著白十二,有些沒聽懂。

    “掰開他的嘴,小心一點,血封喉可是沒有解藥的。”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客棧武林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客棧武林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客棧武林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客棧武林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英国彩票最新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