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中文 > 其他類型 > 俠女來襲:本王妃你不可 > 章節正文

上一頁 | 俠女來襲:本王妃你不可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第七六七章 遭遇妖怪(二更)

    張云燕想到云天哥哥和云霞妹妹,心痛不已,也很憂慮,祈盼哥哥和妹妹還活在人世,兄妹三人能盡快相逢團圓。

    她心中在呼喚:“哥哥,妹妹,你們在哪里呀,我尋找了十幾年,至今沒有音信,難道你們已經……已經離開人世啦?”

    一個可怕的陰影隨即閃現于腦海,她就是閻小鵬的小夫人云霞,又被無情地折磨脆弱的神經。云燕很恐懼,很悲憤,脆弱的心靈有了滴血之痛。

    張云燕想起了兒時兄妹三人在一起的情景,想起已故的爹娘,兩行淚水流下來,既思念又悲痛,在低聲哼唱。

    這支搖籃曲《輕風》,自兄妹三人誕生之日起,便一直伴隨著他們:

    “風兒輕呀輕,

    莫吵寶兒醒。

    請擦去汗水留下柔情,

    寶寶要做甜甜的夢。

    風兒輕呀輕,

    莫吵寶兒醒。

    請帶去煩惱留下笑容,

    寶寶正做甜甜的夢。”

    張云燕在反復地哼唱,為爹娘慘死悲憤,為兄妹離散傷痛,有了無盡地思念和祈盼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哀嘆:“爹娘要是還活著該多好呀,妹妹也不會丟失,哥哥也能守家在地,兄妹三人會團聚至今,不會有背井離鄉失散之痛。兩位老人要是能看著我們長大che:n-g人,該多高興呀。我們兄妹會讓二老安度晚年,不再受到絲毫傷害。唉,晚了,親人們永遠失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思念中,張云燕流下淚水,心痛不已……

    天晴日朗,大地幽幽,在濃濃的綠意中,哺育著無數的生靈。世上多災多難,又不乏色彩斑斕的美景,有著無限的生機,正延續著生命地傳承。

    張云燕一路走來,思緒繁亂,既有甜蜜又有苦澀,沉浸在截然不同的情緒中……

    她想起家仇,又為無處尋找馮家寶和閻飛虎兩個仇人焦急。

    想到馮家寶,云燕自然地聯想到賈寶峰。那個惡霸和馮家寶長得酷似,很想宰殺賈寶峰,既能為民除害,又能解一解心中仇恨的情緒。

    哪知,那個惡霸和馮家寶一樣,不知躲到哪里去了,心愿依舊難成。

    張云燕想起那兩個神秘的仇敵?——“白爺”和“云爺”,怒火又起,那兩個買兇追殺自己的家伙太可恨了,他們到底是何許人呀?

    云燕從杜曉天那里得知,“云爺”年近三十,閻飛虎才二十出頭,可以確認不是那家伙隱名埋姓追殺自己。

    “云爺”也不是馮家寶,那家伙不會武藝,只不過是個有權有勢的惡霸而已。

    那個“白爺”一直在雇傭柳萬等惡徒追殺自己,卻始終沒有現身,不知所在,云燕心里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“白爺”還沒有除掉,現在又出了一個“云爺”,這兩個神秘的家伙到底是誰呢?還有沒有其他雇兇追殺自己的人呀?

    張云燕不知道“白爺”和“云爺”是什么人,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,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雇兇追殺自己的家伙,都是何底細,藏身在哪里

    。

    她有了一種預感,認定已知的兩個家伙不會遠在它方,而是在追尋自己的行蹤,在暗中監視,策劃陰謀詭計,使出各種手段,不殺害自己不會罷休。

    張云燕想到躲在暗處的兩個兇手,有些緊張,也時常叮囑自己,要多加小心,防范被人偷襲。

    對此,她不能不憂慮,暗箭難防,想防備那些家伙也很難呀……

    忽然,響起了喊叫聲,聽起來很恐慌,很急切。

    張云燕的沉思被打斷,急忙抬頭觀望,前邊道路被樹林遮擋,沒有辦法看見,喊叫聲就是從那里傳來的。

    “妖怪害人啦!救命呀!快救人呀……”隨著喊聲,有人驚慌地跑過來。

    張云燕聽說有妖怪傷人,大吃一驚,神情緊張,有了怒意。情況危急,她沒有多想,抽出寶刀沖過去。

    這時,又有兩個人大聲喊叫,慌不擇路,在拼命地奔逃。

    張云燕來不及詢問,飛身跳躍進入樹林里,向喊叫的地方奔去。她不知道是何方妖怪在此害人,很緊張,也很擔心,害怕遭遇無法對付的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在緊張焦慮中,張云燕看到了,不由得吃了一驚,又很快鎮定下來,這個妖怪盡管很厲害,但是比起渾天元圣和地靈神,還不是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只見,在樹林外面的草地上,一個女子被妖怪捉住,正在極力地哭喊掙扎,毫無作用。一個年輕男子受了傷,無力救助,只能喊叫哭泣。

    妖怪相貌猙獰,十分可怕,尖嘴利爪閃閃發光,周身上下也是紅光閃爍。原來,這家伙是火流星。

    張云燕知道,憑自己現在的本事很難取勝,不過,還不至于敗給妖鳥。

    她很緊張,也很擔心,不是因為眼前的火流星,而是地靈神,要是那個雪雕精就在附近,不但那一男一女必死無疑,自己也性命難逃了。

    觀察中,張云燕掃視女子一眼,并不認識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很年輕,看上去二十歲剛出頭,神情驚恐,卻沒有遮住花兒般的面容,渾身顫抖,也掩飾不住婀娜秀麗的身形。她穿戴華麗,是個富家女子,已經陷入必死的絕境。

    那個男子有二十多歲,穿戴一般,卻很整潔,看上去不是富裕之家,也不是窮苦之人。從衣著服飾看,他二人身份不同,既不是兄妹,也不是夫妻,可能是主仆。

    張云燕想尋機偷襲,卻沒有可趁之機,十分焦慮。

    只見,火流星在大聲喊叫,要對那一男一女下手,殺死后再帶走。

    眼見這對年輕人就要死去,張云燕不能再猶豫,否則一切都晚了,休想救人。她無暇多想,大喊一聲沖過去

    火流星見仇人到來,非常意外,又很驚疑。它怒火上沖,立刻收住利爪,大叫一聲撲過來,要把可恨的仇敵撕碎,然后吞下去。

    張云燕揮動寶刀迎戰妖鳥,和火流星殺在一起。

    頓時,草地上殺聲連連,氣氛更加恐怖,驚得鳥兒飛去,嚇得蟲兒躲避,這幽靜之地立刻變成了死亡地獄。

    張云燕

    揮動飛龍神刀上劈下掃,快捷凌厲。火流星尖嘴利爪快如鋼刀,劍羽鋒利不讓分毫。雙方你來我往,殺得難分難解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蜷縮在地上抖個不停,兩眼緊閉不敢看這場血腥地廝殺。

    那個倒地的男人已經來到女子跟前,抓住她的雙手,在哆哆嗦嗦地安慰著。

    他雙眉緊皺,緊張地看著一人一妖激烈地廝殺,驚恐之心已經跳到了嗓子眼。他非常害怕,也萬分焦慮,盼望那個女子能殺了妖怪,哪怕把妖怪打跑也是求之不得的,起碼能保住二人性命。

    張云燕沉著機警,反應神速,擊其要害,進攻躲閃緊張有序。

    火流星緊盯不放,有攻有防快如閃電,招招兇狠變化莫測。

    敵對雙方不敢有絲毫大意,不能露出半點兒破綻,既要保護自己,又要殺掉仇敵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嚇得渾身顫抖,兩眼緊閉不停地shēn yín,一動也動不了。

    那個男子萬分焦急,既擔心他二人的生死,也為張云燕的安危焦慮不已。

    張云燕無法取勝,只好施展“飛龍神刀刀法”,不敢奢望打敗火流星,只盼望能把妖怪逼退。

    火流星毫不畏懼,也使出可怕的妖法抵御攻擊,恨不得立殺仇人,發泄已久的仇恨。

    天地間,黑白二氣升騰翻涌,黑白二“龍”飛舞攻擊,大有黑云壓城城欲摧的氣勢。

    強勁的妖風并不示弱,紅光閃閃,和黑白二氣絞殺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時間,嘯聲凄厲,氣勢驚人,一聲聲巨響如同雷鳴一般,強烈地震撼著大地,一道道光芒好似閃電,刺痛了一顆顆恐懼的心靈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抖得更厲害了,靈魂似乎已經飛去,恐懼的身心幾乎要被撕碎。

    張云燕和火流星在奮力地斗法,依舊分不出高低上下,只好各自收回,接著廝殺起來。雙方打了多時,一直難分勝負。

    火流星知道,此時的對手本領大增,很難制服,不由得泄了氣。它不想無休止地爭斗下去,掃了一眼那對男女,暗暗地嘆了口氣。它憤怒地罵了一句,很不情愿,又不得不丟棄本已到手的獵物,展開雙翅飛走了。

    張云燕看著妖怪飛去的身影,松了一口氣,雖然沒有取勝,但是解除了險情,救下了那對男女,深感欣慰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那個渾身顫抖的女子,嘆了口氣,心生憐惜,過去安慰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見妖怪沒有了蹤影,才知道危險已經過去,恐懼的身心隨即松弛下來。她長長地舒了幾口氣,好像是一灘泥,一動不動地躺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此女子見恩人來到面前,又掙扎著坐起來,萬分感激,淚流不止。她一邊流淚一邊道謝:“恩人,謝謝你救了我,我會感激你一輩子!”

    那個男子終于死里逃生,非常高興,也連聲道謝。

    張云燕安慰道:“不用謝,見到妖怪行兇,我不能不管。你們不要叫恩人,就叫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險情過去,那個女子的身心安穩下來,對張云燕的救命之恩感激不盡。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俠女來襲:本王妃你不可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俠女來襲:本王妃你不可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俠女來襲: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俠女來襲:本王妃你不可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英国彩票最新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