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中文 > 武俠修真 > 錦衣衛之臥底江湖 > 章節正文

上一頁 | 錦衣衛之臥底江湖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第五百一十五章 花神宮

    趙遠道:“這點我告訴你,不用擔心!”

    商潛菲靠了過來,笑道:“不如現在就告訴我如何?”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郵箱頓時迎面撲來,趙遠的眉頭不由的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商潛菲注意道趙遠臉上的那絲表情,疑惑道:“難道說我身上很臭嗎?”

    趙遠搖頭道:“不是這個意思,嗯,只不過現在此事尚不能告訴你,那么商姑娘還請好好歇息,明日一早我們就出發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商潛菲雙手抱在胸前,緩緩的朝著屋外走去,道:“不過到時候可不能對我有絲毫隱瞞!”

    趙遠點點頭,道:“這個完全沒任何的問題!”

    商潛菲微微揮揮手,道:“那你想歇息,本姑娘下去喝點酒來,這急急忙忙的趕路,這一路上也有些乏了,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趙遠搖頭道:“不用了,你喝盡興!”

    商潛菲癟癟嘴,道:“你這人,簡直就是榆木腦袋,有如此美女相邀,你居然還拒絕,哼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轉身出了房門,趙遠緩緩把門關上,腦子里面卻開始盤算起來,雖說自己知道白家的那些手段,可是應該如何利用才對?

    可這還沒想明白,樓下突然傳來了吵鬧聲,原本趙遠并沒有在意,可突然身子一震,想到了一個非常可能的事情,商潛菲可是在下面喝酒,這出的事情該不是和她有關系吧?

    想到這點,趙遠急急忙忙的出了門,來到了下面酒樓,此刻偌大的客棧下面僅僅只有一桌人還在哪里悠閑得喝著酒,這張桌子上面僅僅坐了一個人,那便是商潛菲,除此之外,還有兩張桌子已經倒了,一群至少七八人此刻正在對著商潛菲一副虎視眈眈的樣子,而他們護著的一人卻是一個中年胖子,怎么看都有幾分萎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居然敢傷害我家老爺,你要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大聲的嚷道。

    商潛菲眼皮都沒抬,道:“想要我的命,盡管上前就行了,何必在哪里嚷嚷,要是你們能讓我離開這板凳,說不定本姑娘能答應,陪你一晚上,又如何?”

    商潛菲說得輕描淡寫,那個胖子頓時眼睛都開始放光,然后可只有一人知道商潛菲的可怕,她的武功絲毫不遜色自己,別說憑胖子的那些三腳貓功夫都算不上的手下,就算其他人,想讓她離開那個板凳,那也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商潛菲眼波一轉,道:“怎么?難道沒人嗎?實在讓人太遺憾了!”

    “你們還愣著干什么?還不快給本老爺上!”

    胖子大聲吼道,然后狠狠的把自己的人超前一推,道:“要是能替本老爺拿下她,每人賞銀一百兩!”

    商潛菲微微一下笑,拿起酒壺,道:“一百兩?你這是在瞧不起本姑娘嗎?”

    說著一昂首,露出了就如天鵝一般雪白的脖子,酒壺朝下一倒,透明的酒液直接倒進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不由呆呆的看著,如此美女如此的喝酒,他們倒是第一次見到。

    胖子也微微一呆,旋即立刻大聲喝道:“你們愣著干什么,還不快給我上,趁著她喝酒的時候!”

    他的那些手下這個時候反應過來,齊齊的撲了上來,只要能把商潛菲拉離板凳的話就行了!

    商潛菲依舊在喝著自己的酒,看都看在場的那幾個人,隨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筷子,伸到了盤子里面,用筷子輕輕夾住了花生米,輕輕一拔!

    那顆花生米就像子彈一樣,瞬間飛向了對面那些撲過來打手。

    一聲輕響,那個小小的花生米打在了其中一個人一身上,小小的花生米瞬間就好像一個大鐵球一樣,那個人身子不由的一曲,眼珠子好像瞬間要凸出來一樣,然后整個人就好像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直接撞得倒回去,旋即仰天倒在了地上,瞬間就已經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而商潛菲手卻沒停下了,瞬間的功夫,花生米就如下雨一樣呼呼的飛了出去,接二連三的打在了那些人身上,頓時慘叫連連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那些人別說靠近商潛菲,挨著她,即便是連她三步之內都沒靠近,而自始至終,商潛菲連看都沒看在場的人一眼。

    最后一滴酒被商潛菲完全喝完之后,她輕輕的把酒壺朝桌子上一放,目光一凜,道:“就憑你們這些人,也想觸摸我的身子,找死!”

    瞬間的功夫,商潛菲就好像突然換個一個人一樣,起初還是一副笑吟吟的養子,現在的她就好像一柄雪亮的利刃一樣,帶著凜冽殺氣,整個客棧瞬間就好像變成了寒冷的冰窖的一樣。

    這些旅客之中其中也有些武林人士,看到商潛菲如此漂亮,聽說了她的條件,有些人突然有些心動,或許自己也可以去試試,然而當看到商潛菲連看都看那些人一樣,僅僅用筷子撥了一些花生米出去,就把那些大漢一個個打得沒有還手之力,如此高強的武功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抗衡的,所以那點點小心思,還是還只能讓他們打消那個念頭。

    “這位姑娘功夫可真不錯啊!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突然有人說道,說話間,人群也已經擠出來了一人。

    此人一身錦衣,手里拿著一把紙扇,紙扇上畫著一副山水,在他旁邊還跟著兩個白衣少女,居然是一對雙胞胎,兩人衣服一樣,容貌一樣,同樣的發型,唯一的區別便是馬尾,一個靠左邊,一個靠右邊。

    商潛菲黛眉微微一皺,嘴微微一動,低聲道:“花神宮!”

    而這聲音只有趙遠能聽到。

    此人站定之后,唰的一下合上了自己手中的折扇,道:“不知道之前姑娘所說的可否當真?”

    商潛菲道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此人道:“姑娘之前不是說了,重要能有辦法讓姑娘離開板凳,姑娘就可以陪一晚?”

    商潛菲道:“說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要知道商潛菲可是不服軟之人。

    此人笑道:“既然姑娘是對著在場的人所說,那么在場的人都有這個資格才對,小生不才,也想試試,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商潛菲臉微微一沉,道:“你?”

    此人至少自己看不出他什么深淺來,若是全力以赴,或許打個平手也說不定,可現在卻是自己卻坐在此事,如此一來,想要全力對付他就有些難度,至少說要坐著不動,那可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趙遠也看出了商潛菲現在所面臨的窘境,心里一嘆,自己總不能看著商潛菲在這里白白的吃虧吧,于是上前一步,道:“在下也想一試。”

    兩人是分開入住的,也沒什么人知道自己兩人認識。

    此人姓姬,叫姬別名,聞言看向趙遠,笑道:“公子也有如此興致?”

    趙遠淡淡道:“所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在下不是君子,可看到如此漂亮的女子,也忍不住想試上一試,萬一運氣好的話,能讓姑娘起身,說不定今晚上就會感慨這春宵苦短。”

    姬別名道:“可是在下可先說,這總得有個先來后到吧。”

    趙遠搖頭道:“先來后到,這可不行,萬一這姑娘被你贏了,而我又有哪個興致怎么辦。”

    姬別名道:“都說這君子不奪人所好。公子如此做,是不是有些有失道義?”

    趙遠道::“有失道義?這點在下倒不如此認為,更何況在下可不是什么謙謙君子,還請公子別誤會。”

    姬別名臉色一沉,道:“那公子的意思就是想先和在下一較高低了?”

    趙遠一拱手,道:“請!”

    “你也配和我們公子交手!”

    兩個雙胞胎齊聲嬌喝道,齊齊一動,雙手一伸,拍向了趙遠。

    趙遠動也沒動,知道兩人臨身,突然伸出手來,閃電般直接拂向了兩人手臂上穴道,快得計劃看不見他出手一般。

    兩人齊齊悶哼一聲,立刻退了回來,齊齊的捂著自己右手,恨很的瞪著趙遠,那感覺就好像她們撲向了趙遠,然后旋即又退了回來,赫然已經吃虧。

    姬別名心里一震,對于自己這兩個侍女的功夫自己還是清楚,一般的尋常人可不是她們的對手,哪里知道此刻居然剛出手就吃了暗虧,此人功夫絕對不弱。

    趙遠手往后一杯,下巴微微昂起,道:“我和你家公子說話,還輪不到你們兩個下人來指手畫腳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兩女被趙遠氣得有些不輕,可是不輕歸不輕,他們完全沒任何的辦法,就目前而言,他們根本就不是趙遠的對手,甚至連怎么出手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姬別名眼睛微微一轉,一拱手,笑道:“既然公子有雅興,那么就讓給公子好了,我也想知道公子是如何這位姑娘離開這凳子的!”

    實際上,他也想借此看看趙遠到底什么來歷,這武功路數又是什么,特別是他的年紀應該和自己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趙遠一拱手,道:“謝公子!”

    說罷,走了過來,站在商潛菲面前,道:“起來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姬別名有些不可說的看著趙遠,原本還以為他要和眼前這位姑娘動手,那知道居然說出如此一句話來。

    而更加讓他大跌眼鏡的卻是商潛菲居然柔聲道:“是!”

    緊接著,非常順從的緩緩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姬別名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商潛菲,心里一震,突然明過來,沉聲道:“你們耍我?”

    商潛菲癟癟嘴,道:“什么叫做我們耍你,本姑娘不過在這里尋一下開心,你自己非要貼過來,這能怨得了本姑娘!”

    姬別名道:“你們可知道得罪本公子是什么下場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商潛菲聲音一下子冰冷起來,道:“不知道得罪你到底有什么下場啊,花神宮的五護法姬別名!”

    “公子的名諱豈是你叫的!”

    兩女此刻又立刻訓斥道。

    商潛菲目光看了過去,冷冷道:“你們兩人是想死不成?”

    兩女被她的目光一看,頓時心里涼了半截,張張嘴,硬是沒說出一個字來。

    商潛菲目光再次看向了姬別名,反問道:“不知道本姑娘可有說錯?”

    姬別名手里的扇子微微一搖,道:“姑娘所說得沒錯,不過姑娘為何如此就能確定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這點也是他心里所驚訝得地方,自己在江湖之上行走的時間并不多,貴為花神宮的五護法,在江湖上卻是籍籍無名之輩。

    商潛菲道:“為何知道你的名字?這點還不容易,花神宮一共有五位護法,被灌以天、地、人、獸、樹之名,其中最出名的無非就是天地兩位護法,至于其余幾人,也都是一些泛泛無名之輩,”

    “泛泛無名之輩?”

    姬別名有些咬牙切齒說道,“你居然說我本公子是無名之輩!”

    商潛菲反問道:“難道我說錯了嗎?”

    姬別名一咬牙,道:“找死!”

    手里扇子一抖,就如鋒利刀一樣,直接刺向了商潛菲。

    商潛菲一把抓起兩支筷子,直接就迎向了姬別名的扇子,叮的一聲,扇子和筷子撞在了一起,居然隱隱約約還有精鐵交鳴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招之后,兩人并沒有絲毫的停頓,反而出手越來越快,瞬間仿佛都看不到兩人動作一般。

    趙遠站在旁邊并沒有出手,而是密切注意著姬別名的雙胞胎侍女,就目前情況而言,商潛菲并沒有絲毫落下風。

    而且這姬別名的功夫雖然不錯,當然,以他這個年紀,能達到這個水平的也非同一般,然而卻絕對并非商潛菲對手。

    也正如趙遠所預料的那樣,姬別名十幾招過后,原本處于攻勢的他此刻不得以守待攻,商潛菲的攻勢反而越凌厲,簡直就如出匣的寶劍一樣,鋒芒畢露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姬別名一聲悶哼,整個人不由的踉踉蹌蹌的后退了兩三步,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的蒼白,顯然已經吃了暗虧。

    兩女見此,連忙上前扶住他,沒想到他用力一甩,掙脫兩人,一拱手道:“青山不改,綠水長流,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,改日定登門拜訪!”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錦衣衛之臥底江湖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錦衣衛之臥底江湖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錦衣衛之臥底江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錦衣衛之臥底江湖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英国彩票最新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