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中文 > 歷史軍事 > 劉備的日常 > 章節正文

上一頁 | 劉備的日常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1.111 云龍風虎

    一夜暴雪,山川皆白。

    饒是十里函園,亦見縫插針,被積雪填滿。

    九坂群峰,一夜白頭。宛如置身雪國。萬幸,園中管網皆深埋地下。雙層保溫陶管,龍窯一體燒造。即便在漠北、高原,苦寒之地,并未損壞分毫。何況宅茲中國。劉備督造大震關時,由匠師發明,就地取材,龍窯一體燒造長管網。后經多次改良,已能燒造十里長管。函園所有主管網,皆用此技。越少連接,熱損越少。只需不遇大震,百年無虞。

    加之戶戶另設鍋爐房,足夠冬季取暖。

    曾聞前漢時有“鑿壁偷光”。函園今出“隔墻采暖”。說,旅堡燕歸館內一胡商。皮毛不離,夜半熱醒,猶如水撈。遂關暖柜。僅憑隔墻余溫,足可安枕。翌日醒來,對同伴嘆曰:隆冬時節,滴水成冰,竟被熱醒,千古奇譚。

    眾皆大笑。一時傳為笑譚。

    胡商來自貴霜。一路跋涉,初抵洛陽。不知上邦風物,情有可原。待見慣不怪,自會習以為常。

    酷暑凜冬,shā're:n無形。年邁體衰,無病無痛者,多亡于此時。尤其凜冬,萬物凋零,徹骨極寒。民眾苦于徭役,不急儲備薪柴。寒氣夜來,竟全家死絕。然自薊王入朝,無煙石炭,無火薪炭,源源不斷,運抵京城。冬衣薪炭,鰥寡孤獨,不能自養者,皆足量予之。更加四郭水網改造,接連竣工。縱今冬極寒,亦少有凍斃。

    “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。”終其一生,薊王當令后世,無可吟誦。

    石炭大量開采。遠非西沃一地。然,凡言石炭上品,西沃皆首選。正如天下稻豐,皆食薊國長粒粳米。如出一轍。

    窺一斑而見全豹。薊王威信天下,何必多言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便有薊國公車,頂風冒雪,駛入西園。薊國邸守丞劉平,奉王命,覲見太后。

    “下臣,叩見太后。”劉平時常往來西園,又是薊王族兄,頗受太后尊重。

    “守丞免禮,賜座。”簾內何后,如沐春風。

    “謝太后。”宮妃捧來坐席,劉平再拜落座。

    “守丞所為何來?”薊王抵京,太后安枕。所謂“相夫教子”,胸中諸多戾氣,漸散于無形。黃門令左豐,日日遣人來報。便是劉平,亦時常奉詔入宮。太后所問,句句不離薊王。

    二人無茍且之事。故能清白無鬼。太后曾言,不愿入先帝文陵。求埋骨函園。薊王亦應允。話說,王美人以皇后禮殮葬。待少帝元服,可追謚靈懷皇后。相伴先帝。至于靈思皇后,本就不為先帝所喜。又為劉備誕下阿斗。話說,漢時婦人改嫁,亦屬平常。待何后百年,薊王進陳情表,告廟先帝及列祖。料想,祖宗當體恤。

    “回稟太后。奉王上之命,欲請太后冬狩上林苑。”劉平這便道明來意。

    “春夏苗,秋冬狩。君王四時出郊,示武于天下。”何后眸生異彩:“只是,朕守喪未滿,如何興游樂。”

    “冬狩,乃為祭祖。故,合乎禮法。”劉平答曰。

    “如此,且回稟王上:妾,自當伴駕左右。”何后從諫如流。

    “下臣,遵命。”劉平再拜告退。

    目送劉平出殿,太后忽生嬌媚。嘴角微揚,遂輕聲言道:“速傳上元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東郭馬市,胡姬酒肆。

    袁紹、袁術二人不及入堂,矗立于階前。靜候兗州牧曹操車駕抵達。

    “孟德別來無恙乎。”不等好友下車,袁術已先出聲。

    “公路可安好?”曹操笑答。

    “南陽帝鄉,云龍風虎,非比尋常。”袁術高聲笑問:“你那兗州,又當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河濟相夾,周孔遺韻。烈烈古風,又豈是尋常。”曹操自夸,亦有模有樣。

    袁紹下階行禮:“孟德。”

    “本初。”曹操回禮。

    多年好友,京中再聚。頗多感懷,亦多唏噓。

    正欲執手入堂,忽聞背后笑言:“還有劉備,不請自來。”

    眾人聞聲回頭,正是薊王劉備,喬裝出宮,自下公車。

    眾皆瞠目。袁術啞口,竟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袁紹、曹操,攜袁術上前:“倉促抵京,未及告知,玄德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好友,何必見外。”劉備回禮:“先前見孟德上表,便已記下時日。奈何諸事繁雜,未及相迎。姍姍來遲,孟德勿怪。”

    曹操言道:“玄德身系朝政,焉能因私廢公。”

    “且入堂一敘。”袁術恐劉備只身前來,為人所害。

    “請。”本欲請劉備先行。劉備卻不松手。無奈,唯有四人執手,共入酒肆。同登春暉包房。

    撤主位。兩兩對坐。便服出游,舊友重聚。且無外人在場,當平輩相交。

    把酒言歡,意氣風發少年。

    袁術乘興言道:當再走馬擊鞠,與胡兒一較長短。

    袁紹笑道:西域使團中,多有擊鞠好手。奈何時過境遷,必不敢與我等相爭。

    曹操嗟嘆:先前不過小小郎官,今為一方大員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。豈能與胡兒馬背爭先。萬一墜馬,折一腿事小,折大漢一柱,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四人皆笑。

    袁紹佯裝醉酒,口出戲言:聞京中望氣者皆言,今漢氣數將盡。路旁童子亦唱,麒麟降,亂賊降。玄德若有心大位,我等必誓死相隨。

    袁術霍然站起,抱拳言道:術,鞍前馬后,誓死相隨。

    曹操急忙落杯,正欲起身,卻被劉備所止:先帝待備不薄,臨終托孤,焉能背主謀逆。更加天下眾目睽睽。即便事成。待百年后,必有人“蕭規曹隨”。

    袁術勸道:大丈夫立于世間,當隨心所欲,予取予求。豈能為虛名所累。

    劉備笑問:若有一日,眾望所歸。公路,取而代之否?

    袁術脫口而出:若天下歸心,當如玄德所言。說完,又露怯:竊以為,恐力有不逮,不敢與玄德爭先。

    眾人又笑。

    如前所言。好友聚會,百無禁忌。四人縱身份各異。然情義不改。

    笑罷,袁術離席敬酒,沖劉備耳語言道:若玄德愛惜羽毛,不肯身背罵名。術,愿先行。眾千夫所指,亦助玄德問鼎天下。

    劉備心中一動,急忙勸道:豈能陷好友于不義,切勿有此念。

    袁術一飲而盡,長笑入席。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上一頁 | 劉備的日常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劉備的日常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劉備的日常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劉備的日常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英国彩票最新开奖